留學文書代寫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留學文書代寫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留學文書代寫 > 畢業論文 > 大學論文

探討自擬調神針法聯合改良瑜伽休息術治療產后抑郁癥的效果

來源:廣西中醫藥 作者:黃慧
發布于:2020-12-15 共6202字

  摘要:目的:探討自擬調神針法聯合改良瑜伽休息術治療產后抑郁癥的效果。方法:選取產后訪視發現的產后抑郁癥患者62例,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各31例。對照組采用瑜伽休息術進行放松訓練,治療組在改良瑜伽休息術的基礎上聯合自擬調神針法治療,兩組治療過程中均應用支持性心理療法,分別觀察兩組療效。結果:治療組產婦治療后愛丁堡產后抑郁量表(EPDS)、健康問卷抑郁量表(PHQ-9)和漢密爾頓抑郁量表(HAMD)評分下降程度均較對照組明顯,組間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組綜合療效優于對照組(P<0.05)。結論:自擬調神針法與改良瑜伽休息術有機結合,相得益彰,可有效緩解產婦抑郁狀態,值得臨床推廣應用。

  關鍵詞:產后抑郁癥; 調神針法; 改良瑜伽休息術;

  產后抑郁障礙(postpartum depression,PPD),是特發于女性產后這一段特殊生理時期的抑郁癥,是產后最為常見的并發癥之一[1]。產后抑郁不僅危害產婦身心健康,還對嬰兒發育、情感認知等產生極大的影響,嚴重者有自殺和殺害新生兒的傾向[2],降低母乳喂養率[3],部分患者可在3~6個月自行恢復,嚴重者持續1~2年,再次妊娠中發病率為20%~30%[4]。產后抑郁的發生與產婦的文化程度、家庭支持情況、睡眠、新生兒健康狀況、是否母乳喂養、產程時間等因素密切相關[5],與產婦分娩后性激素水平、神經遞質等的異常改變有緊密聯系[6],其發病呈逐年上升趨勢,越來越受到臨床重視[7]。臨床治療方面,輕中度患者推薦心理治療,由于對疾病的羞恥感、費用、交通、合格的治療師有限等各種原因無法獲得有效的治療[8];中重度患者多配合抗抑郁藥物治療;高自殺風險患者,可考慮改良電抽搐休克治療[9]。常規西藥不良反應明顯,起效緩慢,效果難以令人滿意[10],并且精神疾病治療藥物可通過胎盤或乳汁使新生兒出現一些不良反應[11],患者依從性差。中醫治療采用口服中藥湯劑[12]、針灸[13]、耳穴[14]等聯合治療取得了一定的療效,筆者將傳統針刺及改良瑜伽休息術有機融合,同時應用支持性心理療法,治療產后抑郁,取得了很好的療效,現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臨床資料

  選擇自2014年10月至2019年7月本轄區內產后訪視發現的產后抑郁癥患者62例,隨機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各31例,治療組年齡21~42(29.38±3.13)歲,初產婦為25例,經產婦為6例,病程為2周~6(3.46±1.13)個月;對照組年齡22~43(30.17±2.42)歲,初產婦為22例,經產婦為9例,病程為1周~8(3.16±1.21)個月。兩組產婦的年齡、產次、病程等一般資料比較經統計學處理差異無顯著性(P>0.05),有可比性。

  1.2 診斷標準

  符合美國精神病學會在《精神疾病的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修訂版(DSM-Ⅳ)中制定的“產褥期抑郁癥的診斷標準”:(1)情緒抑郁;(2)對全部或多數活動明顯缺乏興趣或愉悅;(3)體重顯著下降或增加;(4)失眠或睡眠過度;(5)精神運動性興奮或阻滯;(6)疲勞或乏力;(7)遇事均感毫無意義或有自罪感;(8)思維能力減退或注意力不集中;(9)反復出現想死亡的想法。具備5條以上的癥狀,且必須包括(1)(2)兩條[15]。

  1.3排除標準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排除器質性病變引起的精神障礙或精神性物質和非成癮性物質所導致抑郁;(2)排除因暈血、暈針不能接受針刺治療者;(3)排除治療期間不能堅持而中斷治療的患者。

  1.4 治療方法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4.1 治療組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采用自擬調神針法結合改良瑜伽休息術治療。取穴(有雙側則取雙側):百會、四神聰、印堂、安眠、膻中、內關、神門、中脘、合谷、足三里、三陰交、太沖。百會、四神聰、印堂30°進針0.5寸,膻中15°進針0.5寸,中脘、安眠、內關、合谷、三陰交、足三里直刺1寸,針具選用1.5寸一次性無菌針灸針(北京天宇恒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所有穴位得氣后留針30 min。留針過程中同時進行改良瑜伽休息術:患者取仰臥位,雙手放在身體兩側,掌心向上,醫者用輕柔的語言引導患者,引導內容可歸納為調節身體狀態、調節呼吸節奏及調節心理狀態,引導詞為筆者根據經典的瑜伽休息術引導詞融入傳統中醫術語改良;留針過程中引導患者閉上雙眼,不再接受外界感官的刺激,調整呼吸為腹式呼吸,并專注于深長而柔和的呼吸,去感受得氣后的針感,感受整個人的下沉,循序漸進地放松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完全地放松,最后逐步喚醒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并記錄患者的反饋。治療每日1次,每周5次,持續8周。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4.2 對照組

  采用瑜伽休息術指導患者調整呼吸及放松,患者取仰臥位,雙手放在身體兩側,掌心向上,醫者用輕柔的語言引導患者閉上雙眼,不再接受外界感官的刺激,調整呼吸為腹式呼吸,并專注于深長而柔和的呼吸,感受整個人的下沉,循序漸進地放松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完全地放松,最后逐步喚醒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并記錄患者的反饋。治療每日1次,每周5次,持續8周。

  兩組在治療過程中均應用傾聽、安慰、理解、鼓勵、解釋等支持性心理療法手段。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5 療效評價指標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5.1 愛丁堡產后抑郁量表(EPDS)評分

  EPDS量表共10個條目,每個條目依據癥狀嚴重程度分為4級,總分為0~30分,診斷臨界值為10分[16]。

  1.5.2 健康問卷抑郁量表(PHQ-9)評分

  PHQ-9量表是自評量表,主要用于基層衛生機構,量表總分0~4分為無抑郁癥狀,5~9分為輕度抑郁,10~14分為中度抑郁,15分以上為重度抑郁,總分≥10分為診斷抑郁癥的分界值[17]44-45。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5.3 漢密爾頓抑郁量表(HAMD)評分

  HAMD量表由17個條目組成,評分范圍為0~50分,臨床診斷臨界值為7分[17]122-123。

  以上療效評價指標在治療前、治療后分別進行評分。

  1.5.4 臨床綜合療效

  根據上述三個量表評分綜合判定,痊愈:三個量表減分率均≥75%;好轉:三個量表減分率25%~74%;無效:三個量表減分率均<25%。

  1.6統計學方法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采用SPSS 22.0對所有數據進行分±析。對于計量資料,符合正態分布,以均數±標準差表示,采取t檢驗處理;對于百分率和構成比,采用χ2檢驗,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EPDS評分比較

  治療前兩組EPDS評分比較差異無顯著性,治療后兩組EPDS評分均明顯降低,并且治療組評分明顯低于對照組,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表1 兩組EPDS評分比較     

產后抑郁癥; 調神針法; 改良瑜伽休息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注:與同組治療前比較,(1)P<0.05;與對照組治療后比較,(2)P<0.05

  2.2 兩組PHQ-9評分比較

  治療前兩組PHQ-9評分比較差異無顯著性,治療后兩組PHQ-9評分均明顯降低,并且治療組PHQ-9評分明顯低于對照組,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表2 兩組PHQ-9評分比較     

產后抑郁癥; 調神針法; 改良瑜伽休息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注:與同組治療前比較,(1)P<0.05;與對照組治療后比較,(2)P<0.05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3 兩組HAMD評分比較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治療前兩組患者HAMD評分無顯著性差異(P>0.05),治療后兩組HAMD評分均明顯降低,并且治療組HAMD評分明顯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3。

  表3 兩組HAMD評分比較     

產后抑郁癥; 調神針法; 改良瑜伽休息術 

  注:與同組治療前比較,(1)P<0.05;與對照組治療后比較,P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4 兩組綜合療效比較

  兩組療效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4。

  表4 兩組綜合療效比較     

  (例)

兩組綜合療效比較 

  注:兩組療效比較,經秩和檢驗,Z=5.462,P<0.05

  3 討論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產后抑郁癥根據臨床癥狀歸屬為中醫“郁證”“癔癥”“狂癥”“產后憂郁”“產后情志異常”“臟燥”等范疇,其發生乃由肝氣郁結或心、脾、腎虧虛所致。產婦在生產過程中氣隨血脫,極易產生氣血虛、五臟失養的病理狀態,主要病機歸納為體質虛弱,產時失血,氣隨血脫,陰血虧虛,血不養心,心神失養;或素性抑郁,產后氣血虧虛,肝木失養,肝失藏血,血不舍魂;或過度憂愁思慮,損傷心脾;或產后元氣本虧,再因勞倦,氣虛無力運血,敗血滯留成郁而發為本病[18]。現代醫家夏永良教授歸納此病與氣郁相關[19],傅萍教授認為,產后抑郁發生的主要病因病機為心脾兩虛、瘀血內阻、肝氣郁結[20]。《吳醫匯講》中記載“產后婦人敏感脆弱,易出現情志不暢,氣機郁滯而致抑郁諸癥”。

  針刺是治療產后抑郁的常見治療方法,治療過程中應注重調理氣機、調節督脈經氣[21]。近年來關于針刺與神經遞質的研究表明,針刺治療后5-HT水平顯著提高,還可明顯提高腦內氨基丁酸(GABA)水平,而GABA對睡眠的開始以及維持均有重要的作用[22]。筆者基于臨床實踐自擬調神針法以滋養脾腎、養心安神、疏肝解郁。取穴方義:百會、印堂、四神聰調節督脈經氣,百會醒腦開竅、振奮陽氣,具有開竅啟閉、醒元神、調臟腑的作用;印堂穴屬于經外奇穴,具有明目通鼻、疏風清熱、寧心安神的作用,可以緩解產褥期抑郁引起的失眠、頭痛等癥;四神聰為經外奇穴,具醒神開竅、益智之功;內關穴為手厥陰心包經穴,亦為八脈交會穴,具有寧心安神、理氣止痛之功效,可以改善失眠,調節情緒;神門為心經腧穴,補益心氣、補養心神,對抑郁癥患者的焦慮、心煩、失眠等起到很好的效果;安眠穴屬于經外奇穴,效如其穴名,具有平肝息風、寧神定志之功效,可以舒緩緊張的情緒,幫助入眠;足三里為足陽明胃經之要穴,具有生發胃氣、燥化脾濕之功效,可以調和氣血,醒神開竅,為強壯要穴;膻中為任脈穴位,心包募穴,氣會膻中,通達經絡,理氣解郁,一切氣病皆可選用;中脘穴為任脈要穴,疏肝健脾,和胃利水,有扶正強身之功;三陰交是足三陰經的交會穴,具有調肝補腎、安神助眠之功效;太沖穴屬足厥陰肝經,具有疏肝解郁、清熱利濕、通絡止痛之功效。諸穴配合,共同達到養血安神、疏肝理氣、健脾補腎、活血化瘀之功效,從而有效緩解產褥期抑郁諸癥。

  筆者將古老瑜伽休息術改良后合理地融合在針刺治療過程中,在30 min留針過程中引導患者行瑜伽休息術,在瑜伽引導詞中融入傳統中醫術語,用輕柔的語言引導患者從上至下依次放松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去感受每一個穴位的酸、麻、脹、痛,將呼吸帶入到這些部位,再引導患者將這些部位連成線即為經絡,去感受經絡以及氣血的運行,在氣沉丹田之中感受元氣和、經絡暢,增加臨床調神之效。治療過程中全程融入支持性心理療法,采用傾聽、安慰、理解、鼓勵、解釋、宣泄、商討、保證等手段,使患者轉變認知角色,緩解抑郁情緒。

  瑜伽源自印度,在西方,瑜伽常被看作是補充和替代醫學的一部分[23]。瑜伽休息術是指帶著一絲覺知的睡眠,是一種介于清醒和放松之間的心智狀態,通過練習休息術,能夠釋放肌肉、情緒及精神緊張,打開心智的更深層面[24]。瑜伽經典《哈他瑜伽之光》這樣寫道:“精神是感官之王,生命之氣是精神之王,當精神專注時,這被稱為靈魂的最終解脫,當生命之氣與精神專注如一時,一種無法言表的快樂就出現了。”瑜伽休息術以呼吸放松、肌肉放松為主要方式,以自我舒適為訓練原則,通過調節神經、內分泌和體液,松弛身心,配合呼吸、想象充分放松精神,消除抑郁焦慮情緒,配以舒緩輕松音樂,安靜環境,愉悅身心,調動機體潛在積極因子,樹立樂觀積極態度,減輕自卑心理,從而提高自我效能感[25]。瑜伽休息術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循環系統、生殖系統、精神系統及少數其他領域。在生殖系統的作用,瑜伽休息術主要改善激素水平、焦慮程度及身體機能;在精神系統的作用,主要改善焦慮抑郁程度、睡眠及身心狀況[26]。改良后的瑜伽休息術訓練融入了傳統中醫理論引導詞,更好地保證針刺的療效,有效緩解患者的壓力,練習后達到穩定、流暢、深長的呼吸,從而舒緩神經、平和精神。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本研究存在的不足:由于門診資源有限,樣本量較少,代表性不足,研究周期不夠長,觀察指標不夠全面,有待于在以后的臨床研究中進一步完善。

  綜上所述,對于產褥期抑郁患者給予自擬調神針法聯合改良瑜伽休息術治療,可改善產婦產后生活質量,針刺療法及瑜伽休息術屬非口服藥物治療的方法,完全不影響母乳喂養,有利于母嬰健康,患者依從性好,值得臨床推廣。

  參考文獻

  [1]WOODY C A,FERRARI A J,SISKIND D J,et al.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of the prevalence and incidence of perinatal depression[J].J Affect Disord,2017,219:86-92.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MORRELL C J,SUTCLIFFE P,BOOTH A,et al.A systematic review,evidence synthesis and meta-analysis of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studies evaluating the clinical effectiveness,the cost-effectiveness,safety and acceptability of interven‐tions to prevent postnatal depression[J].Health Technol As‐sess,2016,20(37):1-414.

  [3]SILVA C S,LIMA M C,SEQUEIRA-DE-ANDRADE L A S,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the practice of exclusive breastfeeding in the first three months of life[J].J Pediatr(Rio J),2017,93(4):356-364.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4]OSBORNE L,CLIVE M,KIMMEL M,et al.Replication of epigenetic postpartum depression biomarkers and variation with hormone levels[J].Neuropsychopharmacology,2016,41(6):1648-1658.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5] 王欲曉.產后抑郁相關影響因素及對策分析[J].中國急救醫學,2016,36(增刊1):288-290.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6]PILKINGTON P D,WHELAN T A,MILNE L C.Maternal crying and postpartum distress:the moderating role of partner support[J].Journal of Reproductive&Infant Psychology,2016,34(1):64-76.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7]MU T Y,LI Y H,PAN H F,et al.Postpartum depressive mood(PDM)Yamong Chinese women:a meta-analysis[J].Arch Womens Ment Health,2019,22(2):279-287.

  [8]WATKINS K E,CUELLAR A E,HEPNER K A,et al.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for co-occurring disorders:a clinical trial[J].J Subst Abuse Treat,2014,46(2):128-133.

  [9]DAVID T,CAROL P,SHITIJ K.Maudsley精神科處方指南[M].司天梅,譯.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7:334.

  [10]馮永秋,劉麗麗.心理聯合藥物治療對產后抑郁患者情緒狀態的影響[J].湖北科技學院學報(醫學版),2018,32(3):267-269.

  [11]中華預防醫學會心身健康學組.孕產婦心理健康管理專家共識(2019年)[J].中國婦幼健康研究,2019,30(7):781-785

  [12]馮俊麗,付曉君,付澎麗.褚玉霞教授治療產后抑郁經驗[J].中醫研究,2017,30(5):50-51.

  [13]張凱宇.針刺治療產后抑郁臨床療效觀察[D].哈爾濱:黑龍江中醫藥大學,2017.

  [14]李秀玲.益氣養血安神方聯合耳穴治療心脾兩虛型產后抑郁臨床觀察[J].陜西中醫,2017,38(2):230-231.

  [15]AMERICAN P A.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M].Fourth edition(DSM-Ⅳ) Washington: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1994:156-157.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6]馬秀華,宋風麗,康淑玲,等.愛丁堡產后抑郁量表在產后抑郁癥篩查中的應用[J].中國醫刊,2017,52(2):52-57.

  [17]張明園,何燕玲.精神科評定量表手冊[M].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6.

  [18]許琳潔,鄭瑀,施蕾,等.產后抑郁癥的中醫證型和方藥規律[J].世界中醫藥,2017,12(7):1583-1586.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9]周楚波,夏永良.夏永良治療婦科病驗案三則[J].浙江中醫藥大學學報,2018,42(11):919-921.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0]凌博越,傅萍.傅萍治療產后抑郁經驗[J].浙江中醫藥大學學報,2018,42(7):519-521.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1]張貴鋒,閔水平,曾統軍,等.通元針法聯合隔藥鹽灸神闕治療產后抑郁癥臨床研究[J].針灸臨床雜志,2017,33(3):4-8.

  [22]謝川,謝衛娜.針刺治療失眠癥的療效觀察[J].上海針灸雜志,2018,37(5):503-506.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3]ERNST E,LEE M S.How effective is yoga?A concise over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J].Focus on Alternative&Complementary Therapies,2010,15(4):274-279.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4]斯瓦米·薩特亞南達·薩拉斯沃蒂.瑜伽休息術[M].北京:華夏出版社,2014:46-53.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5]林以環,王俊清,張華娜.瑜伽放松訓練對抑郁癥患者負性情緒和自我效能的影響[J].護士進修雜志,2010,25(23):2125-2127.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6]鄭會麗,宋婕,陳昌樂.瑜伽休息術國內外研究進展[J].體育世界(學術版),2018(9):3-4.

作者單位: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街新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原文出處:黃慧.自擬調神針法聯合改良瑜伽休息術治療產后抑郁癥療效觀察[J].廣西中醫藥,2020,43(05):46-49.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英国代写_英国作业代写_代写风险_代写容易被发现吗